危地马拉蒂卡尔探秘玛雅文明的发源地
发布时间:2020-09-14 20 来源: 互联网

 

  2012 年将至,古代玛雅帝国关于世界末日的预言又被人们津津乐道起来。

  为了揭开这层神秘的面纱,我来到玛雅文明的发源地——蒂卡尔,据史料记载这个曾经繁荣的帝国却在短期内土崩瓦解。对于我来说,在遗迹中寻找文明崩溃的线索,给这次旅行带来了奇特的魅力。

  玛雅文明的发源地——蒂卡尔

  平时谈到的玛雅似乎仅限于墨西哥,但我到了玛雅人的土地上,才发现这个帝国幅员辽阔,从北面的特奥蒂瓦坎一路向南穿越到厄瓜多尔印加皮尔卡镇,而居于玛雅文化中心的,其实是北美洲大陆南部的危地马拉。很多当地人告诉我,要看玛雅帝国,就不能不到废城蒂卡尔。

  “你到危地马拉干嘛?”

  蒂卡尔是玛雅文明中最大的遗弃都市。它坐落于危地马拉的佩腾省,被一片丛林所掩盖。

  在墨西哥与危地马拉边境,我的签证好像遇到了麻烦,似乎之前并没有中国人从这里走过。我第一个递上带有危地马拉签证的护照,结果同行的人都一一办完手续后,入境处的官员依旧紧锁眉头研究我护照上所有的信息。等待让空气凝固,有那么几分钟,我已经开始考虑返回墨西哥了,可是想着那未解的谜题,我心里有诸多不甘心。

  入境处一位胖乎乎的高级官员走来将我的护照翻了个遍,打电话用飞速的西班牙语咨询上级入境的事宜。又是一阵沉默之后,抛出一句“你到危地马拉干嘛?”

  我带着渴求的眼神说:“旅行”,每每遇到危难时刻,我的西班牙语就变得越发灵光,连诌带扯,说了一大通文化、美食之类的原因。

  “真的?那你的旅行计划是什么?”,胖官员依旧眉头紧锁。

  我四下扫视,发现有一幅蒂卡尔的海报,赶忙指着说我明天就想去那里,我有太多玛雅的谜题依然未解,希望能在危地马拉得到答案。

  听我这么一说,那个胖官员立刻配上了本属于他的憨厚笑容,亲近指数直线上升。带着一丝对自己国家自豪的语气说道:“那你是来对了!我们危地马拉有很多淳朴神秘的地方,就比如这个蒂卡尔,你要去……,还有玛雅人,你可以在……”,说罢便利索地在护照上盖上了入境章。我一时间还没缓过神来,他说的那些私密攻略我也都没记住,转而就进入兴奋的状态,忙说感谢感谢。

  “终于能见到真正的玛雅人了!”我暗自祝贺自己。送我们来的墨西哥司机见证了刚才的这番“刁难”,也很诚恳地握着我的手,祝我们一路好运。

  玛雅人依然存在

  玛雅人依然存在

  在危地马拉约1300 万人口中,50%~60% 都是印第安人,而除去东南部一小部分的钦卡族,大部分都是玛雅人,剩余的人口则为欧洲人和印第安人的混血。

  在从边境开往危地马拉内陆的长途车上,我们领略了当地居民日常乘车的感受。一路上不断有新乘客将狭小的空间挤满。时值盛夏,我们能清晰地感受到汗水顺着脊背滑下的轨迹,当然还伴随着不那么美妙的味道。

  同团的人愤愤不平,大呼上当,可是我却一直喜欢这样与当地人接触。一位抱着小孩的玛雅少女挤上来,坐在我旁边。她蓝色裙子、红色薄纱披肩的装束,以及袖口的波浪图案,都让我感到特别的吸引力;我不得不承认,这样的打扮突出了所有女性最美好的特质。没想到墨西哥和危地马拉短短之隔,民族和风俗却有如此大的不同。

  根据传说,印第安人的祖先原本来自亚洲,在数万年前的冰河时期,他们跨过白令海峡,到达美洲并定居下来。怪不得看到这些玛雅人,我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。玛雅少女和她怀中的孩子则用水汪汪的大眼睛娇羞地看着我,发现我能说西班牙语,才大方起来。

  虽然问题无非是你从哪里来,叫什么名字之类,但是小女孩很友善地看出了我满头的汗珠并递给我一个手帕。我感动得向她微笑,在旅行中我从来不拒绝任何人的好意,我只会把美好深藏心里。看关系亲近了,我就问道,“你是玛雅人吗,那关于2012 的预言会是真的吗?”

  

  导游为我们指出古代房屋的入口。

  也许问题进入得太直接,小女孩用了好一段时间平复惊讶的表情,然后淡淡地说,我们一直在这片土地上简单快乐地生活着,据说2012 只是我们轮回中一个新的开始,或许一切罪恶和不公都会消失,人类的思想会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,谁知道呢,希望是真的。

  显然,好莱坞的快餐文化并没有因为全球化的浪潮传播到这个边远小镇,他们对于大船的故事,对于地球毁灭一无所知。他们还是依然保有这样的质朴与善良。看着窗外偶尔穿过的小镇,玛雅妇女在集市上穿着传统服饰闲散缓慢地行走着,这是我对危地马拉的第一眼印象,多彩而幸福!

  将近40℃的高温,使人无处躲藏,当地人酷爱跳水纳凉。

  就这样,我们抵达了毗邻蒂卡尔南部的佩腾伊察湖,留宿在湖上的小岛弗洛雷斯镇。40℃的炎热天气让人无处躲藏,好像动一下身体就要熔化似的。沿着岸边走,碰到两个消暑的中年男人,把车停在岸边手握一罐啤酒,热情地呼唤着我,给我指着远处穿着比基尼游泳的女孩儿。

  这两个大叔还挺潮,我把iPod 插在车上,然后播起凯蒂佩里的《少女之梦》,三个老男人便手舞足蹈起来。明显危地马拉人血液里更有舞蹈天分。累了,二位大叔说带着我绕城去逛逛,我的心里非常想跟随,只是明天一大早要去蒂卡尔,体力实在跟不上,只好婉拒。

  不过在告别时,大叔嘱咐道:“如果去蒂卡尔,别忘了登上那些看似危险的楼梯,你会爱上我们玛雅人的智慧与选择的。”带着一丝兴奋与好奇,一天漫长的边境穿越就这样结束了。

  穿越丛林时要小心,也许你的脚边就爬着一只毒蜘蛛。

  玛雅人的警告

  蒂卡尔距离弗洛雷斯接近两个小时的车程,天还没亮,全岛上的游客就登上了三四辆面包车。大队人马一起进入了蒂卡尔国家公园。

  危地马拉导游的英语说得比墨西哥同行纯正许多,而这个国度的美丽,平衡在商业和自然之间。正当导游将森林的形成过程,周边的动植物特色讲得天花乱坠之际,突然跳出一个穿着传统服饰的玛雅男士,用英语怒吼一声,离开这里,我们不欢迎你们,还接着用西班牙语补上一句,不要去触碰那些神圣的高塔。话毕就跑回一群正在进行仪式的玛雅人群中。

  这话一下把很多还迷糊的游客惊醒,纷纷问导游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导游倒显得不以为意,解释说:“这年头,这些玛雅族群穷得很,肯定免不了愤世嫉俗。今天刚好也是他们传统的祭祖仪式,要是遇上了,尽量避开就好。”

  接着导游兴奋地发现一只大蜘蛛,拿下来放在欧美游客的手上,那些人好像被挑起兴致的儿童一样,已经分辨不清是惊喜还是害怕,脸上流露出异常纠结的表情。大家早已忘记刚才突如其来的玛雅人。

  可是我还是在想着那位玛雅人的警告。照理说,就算是不满贫富差距,或者是看不惯gringos(中南美洲人对欧美游客的称呼)的做派,当地人也不至于放出这样的狠话。带着一种被挑衅或者激发的疑惑感,我离开导游带领着的大队伍,独自踏上探索之路,身后传来的是玛雅仪礼上一阵阵越来越强烈的祷告声与哭泣声。

  玛雅每年举办的祭祀活动上,舞者身着猎人和捷豹的面具跳舞。

Copyright © 2012-2020  edu.isnl.cn 版权所有   
声明:本站部分资源内容为站内原创著作,也有部分基于互联网公开分享整理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侵犯到您的权益,请联系本站,我们会尽快处理,谢谢!